现代都市之1001夜

0004终极航线-第一章
作者:赵慧娟来源:原创

大雪纷飞,在由西伯利亚飞往英国伦敦的飞机上,

头等舱里只有四位旅客,

一位神秘的老妇人来到头等舱休息,

为了答谢四位绅士让她停留在头等舱的善意,

她分别为每个人进行塔罗牌占卜,

然而......,

当老妇人精准地讲出每位受卜者相关资料后,

每个人都暂时失忆并进入他们自己的世界,

「妳到底是谁?」当最后一位占卜者充满恐惧地撕心问道。

老妇人慢慢掀开放在正中心的第五张牌 - 死神!

〜在抵达终点之前,所有该做的噩梦,都必须用生命体验!〜


契子不可思议的塔罗牌

天寒地冻加上大雪纷飞,西伯利亚的寒冬,已经不是用冷就可以形容得了,由于雪况欠佳,造成飞机延误,让所有穿着厚重冬装、围着围巾、戴着手套的乘客们,在充满暖气的待机室里仍感觉冷得直打哆嗦。

终于,飞往英国伦敦的飞机准备登机,一大群早已等得不耐烦的乘客,纷纷拿起随身行李引领张望,每个人都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登上飞机,朝温暖的家更靠近一步。

依照手中的机票舱等,由台湾来的小方在空中小姐热情招呼下进入头等舱,拉开布幔,可容纳八个人的头等舱里已经坐着两名白人,小方礼貌地和两位点点头,简单地打了个招呼,两名白人也分别微笑点头响应小方的招呼。

看了看手中机票的座位号码 --- 2B,一个走道的位子,皱了皱眉,长程飞行小方其实比较喜欢坐在靠窗的位置,只是当初划位时忙得昏天暗地,根本没有脑袋考虑到这种芝麻小事,现在…,或许是看出小方脸上神情的些微不悦,空中小姐带着一脸亲切甜美的微笑走了过来,轻声对小方说道:「今天这班飞机头等舱只有四位乘客,你可以随便选择喜欢的座位。」礼貌地谢过空中小姐的告知,重新看了看头等舱的整个环境,坐在1A的是位有着一头卷曲棕发,年龄大概在30左右的男士,他的衣着虽然简单随意,却可以看得出都是上乘的质料与手工;坐在2D的是位一头棕红色乱发,穿着一件格子衬衫、一条洗得发白的牛仔裤,顺着翘起的腿看下去,十分显目的皮靴晃荡在半空中,由皮质来看,皮靴应该是上等货色,价格也应该十分昂贵,但由使用过度不小心造成皮靴的满目疮痍看来,这个人应该是位大而化之的富家公子吧,不待多想,小方决定坐在2A的座位上。

才把行李放好,布幔又被掀了起来,空中小姐带着一位东方面孔,脸上挂着一付细边方型金框眼镜,看来十分白皙文静的中年男士进来,空中小姐小声向这位男士解说刚才对小方说过同样的话,这名男士斯文非常地谢谢空中小姐,看了看小房间内的情况,走向1D的座位坐下,刚坐好,另一位艳丽高挑的空中小姐端着粉红与橘黄两种颜色的果汁走了进来,坐在1A的乘客,选择橘黄的柳橙汁,坐在1D的乘客则选择了粉红的番石榴汁,小方选择了柳橙汁,坐在1D的东方人微笑地接受了番石榴汁。看了看手表,离起飞大概还有二十分钟,小方将柳橙汁一口气饮尽,接着,从随身行李的公文包中将厚厚的一迭用蓝、红、绿笔涂改过多次的文件拿出来,仔细再三地斟酌…,间中,空中小姐走过来拿走了空的果汁杯,又亲切地问小方晚餐要吃什么?要喝什么饮料?不知何时,小方觉得眼前的字变得朦胧遥远,自己的眼皮更是沉重得撑不开来,感觉中,飞机好像同时缓缓地开动了起来…。

突然,小方从睡眠中惊醒了过来,难道真是年纪大了?怎么就这样昏睡了过去?!摇了摇还有点昏沉沉的脑袋,弯下腰将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的文件检起来,随手放在2B的座位上,伸伸懒腰,环顾四下…,四位完全陌生,来自不同地方的人,因缘聚集地被安排在同一班飞机的同一间舱等内,必要的生疏造成必要的安静,随手拿起座位前的杂志,不经心地翻阅着,布幔缓缓地动了几下,终于在再次缓动之后被掀了起来,一个黑色的身影悄悄地出现,四个人不约而同地转过头,目光全望向掀起布幔的这个人!

这是一名看得出是上了把年纪的老妇人。老妇人的个头十分娇小,却提着一个陈旧且沉重的手提包,全身上下包裹在一件黑色大斗篷内,她环视了头等舱内的四个人,接着,缓缓走向1C的位置坐下来…。

老妇人先喘了喘气,才开口以十分低沉缓慢的声音说道:「我是坐在后面经济舱的乘客,如果四位绅士不介意,我想在这里体会一下头等舱的享受,等会儿我就离开。」

「当然欢迎!」坐在1A原本在看书的白人抬起头微笑地说道。

老妇人由随身带着的手提包内拿出一个看起来和她年纪差不多老旧的保温瓶,微微颤抖的手慢慢旋开瓶盖,倒出一杯冒着热气,散发着一股奇怪香味的淡紫色饮料,老妇人先凑过鼻子,深深呼吸了几口气,再慢慢将杯子带点颤抖地轻挪到唇边,小心奕奕地醊了两口,接着,像是十分满足地闭上眼睛,好一段时间 --- 时间长到可以让人以为她已经睡着了,老妇人才缓缓张开眼睛,她看了看四个人,再次以缓慢低沉的声音开口说道:「谢谢你们让我进来,为了答谢你们的好心,我可以用塔罗牌来告知你们的未来!」

「你是算命的?」小方马上反应的问道。

「我不是专业算命师,只是业余喜欢以塔罗牌帮人算算未来,不过…,我的准确度几乎是百分之百。」老妇人挤着一脸皱纹地露出一个神秘且深不可测的微笑,带点嘲讽意味地看了看四个人,接着说道:「放心吧,我不会收你们一分钱,只是好意想报答你们。」

头等舱出奇的静了下来,四个人面面相觑好一会儿…。

「即然是好意,我们就接受了吧。」坐在2D,原本已经将椅子放平躺下准备休息的白人,坐起身来带点挑衅加上好奇的说道。

「那么,由谁先开始?」老妇人嘴角漩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目光再次轮流地看了看四个人。

「就由我先开始吧!」坐在1A的白人,漾着淡淡不以为然的神情,边说着边离开座位,转坐在1B的位置,以便可以更清楚看到老妇人的脸及桌面上的牌。

۞   ۞   ۞   ۞   ۞    ۞

老妇人再次由她随身携带的老旧手提包中拿出一付比一般扑克牌大上三分之一的二十二张塔罗牌,这付牌除了和老妇人一样老旧外,牌背的绘图倒是相当细腻精致。

缓缓洗了洗牌,老妇人将牌递向对方的同时说道:「请你闭起眼睛,在心中默想着你的未来,必须心无旁骛,以崇敬的心,请求塔罗牌神给你指示,接着,请洗两次牌,然后切一次牌。」

1A白人依照老妇人所说的方式,一脸专注的将眼睛闭上约两、三秒,张开眼睛,接过老妇人递来的牌,洗了两次,切了一次,再将牌递还给老妇人。

老妇人接过递还给她的牌,依照上、下、左、右、中的顺序将牌排列,再缓缓地翻开第一张牌、第二张牌、第三张牌、第四张牌,轻轻呼了口气,老妇人抬起头,双目发出一种奇异的亮光,她看着1A的白人说:「你是英国人,名字叫做约翰。」

从白人脸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可以很清楚地让人知道这名老妇人说对了!

「塔罗牌连我叫什么名字也能算出来?」约翰十分惊讶地问道。

「这只是小技巧而已,算不上什么!」老妇人一脸不以为然地接着说道:「你的工作是…探险家!这次到西伯利亚是为了找寻一批尼可拉斯王朝遗留下来的宝藏…。」老妇人看着牌,由干瘪满布细纹的嘴中道出塔罗牌呈现出的玄秘。

「找到了没有?」坐在2D的白人像是比约翰更有兴趣地坐直身体脱口问道。

老妇人看了约翰一眼,再将目光集中回牌上说:「恭喜你,你非但找到了宝藏,这批价值不菲的宝藏现在已经安全抵达了英国。」

「哇!」2D白人充满羡慕地叫道。

「那你可是大发啰!」坐在1D的东方人也羡慕地说道。

第一章 尼可拉斯王朝的宝藏

老妇人不管其它人到底在说什么,她的视线完全离开了塔罗牌,直盯着约翰,一字一句地接着说:「你从西伯利亚坐飞机到英国伦敦,你那拥有一头金发的美丽妻子正在机场接你…。」约翰看着老妇人的双眼,突然间,一阵昏眩,整个人像是漩入某个漩涡中,当他再度回复知觉,只听见耳畔妻子关怀的声音问道:「怎么了?你还好吧?怎么叫了这么多声都没有反应?」

「我怎么会在这里?」约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妻子十分失神地问道。

      「你刚下飞机,不在这里在那里?」妻子感觉莫名其妙地回瞪着约翰说道。

      「我以为我才刚搭上由西伯利亚飞往英国的飞机…。」约翰抓了抓头,实在想不通地说道。

      「我看你还在飞机上作梦吧!」妻子嘟起嘴说道。

      约翰再次努力回想自己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可是所有的记忆只到老妇人用塔罗牌帮他算命的那个时刻,之后所有的一切只是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的一片空白!

      「不管你了。」妻子看他仍然一付失魂落魄的模样有点生气地说道:「赶快清醒过来,今天晚上,蓝伯爵已经安排了一场盛大的欢迎晚宴,你最好别像现在这个样子,否则以后还有谁敢出资让你继续到各地探险寻宝。」

      「蓝伯爵?欢迎晚宴?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约翰看着妻子问道。

      「不知道?!」妻子再次瞪着大眼睛:「我刚刚才告诉过你这件事,蓝伯爵还说要你提早些到…。现在你听到了吗?」

      「几点呢?」约翰不经心地问道。

      「老天!我刚才讲的话你真是什么也没听到?」

      「我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你…,该不会…?」妻子担心地停下脚步,看着约翰说道。

      「我很好,只是…,我总觉得好像有部份记忆完全消失了!」约翰摇着头喃喃说道。

      约翰的妻子担心非常地看着约翰,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现在你已经回来了…。」轻咬着下唇:「不管怎么样,我想先准备今天的晚宴吧!」

      约翰不得不承认妻子的话是对的,再次摇摇头,管他为什么想不起这段时间自己在那里?反正已经回来了,是该尽情享受一下成功的滋味!

      晚上,当约翰带着经过精心打扮的妻子提早出现在蓝伯爵的宴会上,立刻吸引了所有人欣羡的目光,既羡慕他们夫妻郎才女貌,更羡慕他这次的探险成功。

      一见到他们,蓝伯爵立刻热情地走上前和约翰紧紧地拥抱。

      「我们记错了时间吗?」约翰看着满厅的人,想着蓝伯爵要他们提早来,依照原订宴会的时间来算,他们应该早到了半个钟头,但是…。

      「你们没记错时间,只是大家都迫不急待想早点亲眼见到这批宝藏,结果…。」蓝伯爵看着满厅的人得意地笑着,看样子,他非常高兴这种情况的出现,从某个角度来看,可以算是对他们这次成功盗宝行动的直接肯定。

     

      宴会准时开始,蓝伯爵带着风发的得意,走上布置得美仑美奂的讲台,对着所有已经等着不耐烦的贵宾们,开门见山,直接切入主题说道:「尼可拉斯王朝的这批宝藏是传说中充满神奇色彩的宝物,据说,这批宝藏不属于这个世界所有…。」

      「既然不属于这个世界还能算得上什么宝脏?」一位白发鹤颜,混身散发着一股带有气派威严贵族气息的老妇人不满意地说道。

      约翰望着这名老妇人,脑海中闪过一种似曾相识的影像,只可惜影像太模糊,他无法找出联机!

      「这批宝藏的神秘就在不属于这个世界。」蓝伯爵一脸蔑视的看着这名老妇人冷冷一笑,接着在人群中搜寻约翰,找到他之后,对在场所有贵宾们说:「我想我们还是请今晚的主角来为我们解开这个谜团吧!」

      约翰在众人热烈的掌声中走上台,他微笑地看了看那位老妇人朗声说道:「尼可拉斯王朝是苏维埃帝国中十分神秘却又非常富裕的一支,相传这个王朝拥有一大批由另一个世界带来的宝物…。」

约翰卖关子的故意停顿一下,看到众人充满疑惑却又期待的眼光,约翰举起手不让大家发问地主动接续说道:「这所谓的另一个世界有两种解读:一,是时下流行的说法 --- 外星人,不过这个答案早被我在研究尼可拉斯王朝许多档案中完全推翻,我个人相信的是第二种说法,这另一个世界指的是人死后的那个世界!」

一阵窃窃低语四下传出,约翰充满自信地再次举起手让大家安静下来,等确定所有的注意力回到他身上,才再次开口说道:「埃及人一直相信,人死了之后会到另一个世界,而这另一个世界的一切和我们身处的这个世界一样,所以埃及人要将死去的人制成木乃伊,要有许多的陪葬品,因为他们相信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一样需要这些东西。」

约翰得意地看着被他深深吸引住的众人,接着说道:「在尼可拉斯王朝的皇室秘文件中记录着:曾经有一位身穿白袍的老人出现在他们的王朝中,这位老人与国王在一间密室中密谈了七天七夜,第八天清晨只有国王走了出来,那名白袍老人再也没有出现过。之后,国王开始秘密兴建一座地底皇宫,有趣的是这座地底皇宫是根据天上北斗七星的排列方式在人间对应建造而成。」

۞   ۞   ۞   ۞   ۞    ۞

      「北斗七星?」一位十分美丽的红发女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的,北斗七星,这是中国人的说法,而在中国更有南斗注生,北斗注死的古老传说。」

「你就是根据这一点判定这些宝藏来自那个世界?!」那位白发鹤颜看起来颇有威严气派的老妇人再次以干嘎却充满挑衅的口吻说道。

「当然不全是,但是你能解释为什么尼可拉斯王朝的地底皇宫要用这么奇特的方式建造吗?」约翰不客气的反问。

      「有人说古夫王金字塔是依照猎户星座腰间的三颗星所建造,谁能解释这有什么意义?就算有人拼凑了许多可能,得到一个自己认为可以解释的想法解释了,谁又能证明这个解释是对的?」老妇人冷笑地反讥道。

      「是的,但是我在尼可拉斯王国的皇室秘档中却实际看到南斗注生,北斗注死同样意思的字,重要的是,在档案中清楚的写着:打开北斗大门,死亡之国的宝藏大门也将为你而开!」约翰笑了笑接着说:「最重要的是:我根据这些记录,真的把宝藏找到,现在这些宝藏就在这栋房子里。」

 想到宝藏就在自己附近,许多人无意识的呼吸变得浓重。

蓝伯爵再次走上台,炫耀地邀请所有贵宾到他书房参观这批充满神秘色彩的尼可拉斯宝藏。

刚步下讲台,约翰立即被为数众多的人包围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只顾着将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也或许是觉得总得讲些什么才能显示自己不是一窍不通…。

     

约翰耐着性子,努力保持脸上应有的礼貌微笑,心里却对这群想在似是而非的话里钻话,却可以让人一听就知道是外行人硬充面子的场面话的人大摇其头,甚至根本连回答也不知该从那里说起?就像面对一群连一加一等于二都不懂的小孩,你能和他谈几何、代数吗?还好,仍有为数不少的人只是以即羡慕又佩服的神情与话语简单地恭贺他,更有几位有钱有权的人直接提出下次合作的邀约,让约翰颇为心动。

直到宴会结束,几乎所有人都参观过尼可拉斯宝藏,带着满脸欣羡神情离开,一直被众人包围着的约翰和他美丽的妻子根本没有机会离开客厅一步。

最后一名离开的是那位白发鹤颜的老妇人,在和约翰握手道别的同时,含有深意地对约翰说:「也许你会认为我是故意在找碴,我只是真的想提醒你,既然这批宝藏不属于这个世界,你是不是不该将它们带到这个世界?尼可拉斯王国最后下场凄凉,未必不是一个很好的警示!」

「也许妳说的对,但是我已经把这批宝藏找到了,就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恐怕也太迟了!」约翰礼貌地回答道。

「有没有想过把宝藏送回去?不该来到人间的总该要回去,早回去早好啊!」老妇人再次语重心长的说道。

约翰的心像是被什么狠敲了一记:「把宝藏送回去?!」

「别开玩笑了!」蓝伯爵不甚高兴地由后方走过来直接插口说道。

「可是…。」约翰看着老妇人,脑中闪过某种很难抓着的念头,不待约翰再开口,蓝伯爵不客气地再次说道:「现在这批宝藏已经属于这个世界了,对宝藏而言,能重见天日应该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把宝藏送回去…!」蓝伯爵从鼻孔中发出轻蔑的两声:「我倒是觉得现在除了庆祝之外,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凄凉可言!」

      老妇人还想对约翰说什么,蓝伯爵却不客气地下起逐客令说道:「今天的宴会已经结束了,如果妳还有什么高见,请下次再说吧!」

老妇人缓缓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以充满无奈的眼神再次看了约翰一眼,再次大声叹了口气,摇着头,转身缓缓离开。


(所有版权归原创作者赵慧娟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联系我们

邮箱:Moderncity1001@gmail.com

Facebook: Moderncity1001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