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都市之1001夜

失魂落魄(二)

作者:赵慧娟来源:原创网址:http://www.moderncity1001.com/nd.jsp?id=30#_np=105_411

义无反顾三人同行


要再回到福寿医院六楼,还要设法在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废物中找寻回遗留在那里的六块蛋糕,这事听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可是偏偏却是惟一的方法,更糟的是,徐子平指名必需我亲自前往,而且必需在他们死后的第七天,也就是明天晚上将蛋糕找回来。


我也曾经很天真的想:是不是可以多找几个人去帮忙?一来人多眼多,可以找得快一些;二来人多可以壮胆,比较不会觉得那么可怖(可怕又恐怖)!

不过徐子平立刻推翻了我的想法,并且特别提醒道:去的人的数字必需是三、九或是十二!但是人多也未必是好事,因为对『他们』而言,明天是最后即将见真章的时刻,假如妳不去把蛋糕找回来,而在这次出事的人当中,有与妳八字相合的『鬼』,这鬼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借助妳魄的能量得以转世,但是对还在阳间的妳来说,那就真的会『失魂落魄』背到极点,甚至连命也可能保不住,因为一般人有的七份能量─ 七魄,妳却只剩下一份─ 本命魄!

所以明晚究竟孰胜孰负?对双方的影响都非常大,也可以说是生、死之争,『他们』必定会尽全力相搏,万一去的人『层次』参差不齐,有命理、运势偏低,或是刚好符合他们的八字,反过来被他们利用附上身来对付我,我可就是全盘皆输,所以就算现在我能马上找出九或十二个人的八字请徐子平批一批也不能完全安全,因为我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齐死亡者的生辰八字,尤其这当中,万一有一点小差错,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不过对我而言,更残酷的事实是:虽然徐子平的神坛和福寿医院相隔不到五分钟的路程,但是徐子平要坐镇坛内,等着我拿『蛋糕』回去,不能和我一同深入虎穴!


最后敲定的人选是我(这是理所当然的!)、徐子昂和沈平,徐子昂是因果注定,和我一样非去不可;会找上沈平,一方面是因为医院是他的地盘,具有地头蛇之相,可以起到镇压的作用,再者是徐子平曾经替沈平推算过,他今年内必有一劫,但是应该可以逢凶化吉。


◇                    ◇                 ◇


第二天傍晚我们便先聚集在徐子平的神坛,听他面授机宜及传授救命法宝。

除了徐子昂身上原有的药师如来符令外,徐子平在我及沈平身上各画上一道灵符附体,另外徐子平慎重其事地交给我一只黄色、正面画有太极八卦图的布袋子,他称这只黄布袋为乾坤真气袋,要我找到蛋糕后,立刻将蛋糕放入袋子内收好,这样『他们』就无法自我身上将蛋糕夺走。此外,徐子平再三叮嘱我们:一旦进到福寿医院六楼眼科,就等于进入他们四阴之地的势力范围,会有怎么样的结果?是不是能全身而退?没有人敢担保!

「既然情况这么危急,为什么你不和我们一起去,万一有什么事情彼此之间好有个照应!」我还是不死心地希望徐子平能回心转意和我们一同前往。

徐子平面露神秘的微笑道:「我必需留在这里!」

「都已经告诉妳没得商量还那么不死心!」徐子昂道。

「我们都舍命陪妳去找蛋糕了,妳还那么啰嗦!」沈平也插口道。

「就因为是两位『大虾』出马,我才更提心吊胆,这可是攸关在下我的性命啊!」

「既然那么不放心,我们就不去好了!」沈平道。

「我就怕你们会丢下我这么一位孱弱的女子,到时候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的怎么办?」

徐子昂和沈平正待开口争辩,徐子平挥挥手打断他们道:「你们三位真的很奇怪,只要碰在一起就斗个不停!」叹了一口气,接着要我们特别注意:「这件事情看起来是华小姐个人的事,其实和你们两人也有很密切的关连,千万不可轻忽了!」

徐子平怀有深意地看了我们三人一眼,无奈地摇摇头道:「记住!一找到蛋糕就立刻回到我这里,在整个过程中,不可回头看,切记不可回头!」徐子平在:不可回头看!这几个字上特别加重语气道。

「为什么碰到这种事情时都是要人不可回头?」我好奇地问。

「小姐!现在是什么时候了,妳还有心情发挥妳做记者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我真是服了妳!」沈平逮着机会绝对不忘趁机糗我一番。

「就是危险才更要知道原委,否则一紧张就会忘记!小说或电影里面不都是这样莫名其妙演的。」我也绝不服输地回应。

「既然妳也知道是莫名其妙还要问什么?」徐子昂道。

「问题是…。」

「等事情结束以后再谈细节吧!」徐子平像是拿我们三人没辄地边摇头边说。


◇                     ◇                     ◇


七点五十四分,我们正式进入电梯,想到上次是在大白天,还硬抓了三位混身带满各式法宝的仁兄一道前来,也只敢在电梯里面(连头都没有伸出去)对外张望了一眼,还深怕在电梯门关起来之前,会出现个披头散发的女鬼…,而现在全身上下只有看不见的灵符一张,还要深入虎穴去寻找蛋糕,想到这里,我的头皮忍不住地发麻。我不住地调整呼吸,并且偷瞄了两位男士一眼,只见他们脸色发白,双目直视,双手握拳,看来他们的紧张程度并不在我之下,假如不是现在恐怖的情绪充满了我的脑袋,我还真想找些什么『贴切』的用词,好好地糗糗这两位大医生!


登!


电梯门在六楼打开了,不知道是因为施工的关系还是…?原本还有晕黄微弱的灯泡,此刻竟然也熄了,一片漆黑中,谁也不敢或不愿意先跨出那一步,眼看电梯门就要关上,我只好打开事先预备好的手电筒,在微弱的光圈中,硬着头皮先冲出去,好在这两位仁兄算是够义气,紧跟着我走出电梯,一出电梯口,我们三个人都愣站着不知道该如何踏出下一步?

直到听到电梯门关上的声音,后路已断,我们三人才挺有默契地一同深吸了一口气,徐子昂先开口问道:「妳上次是怎么走的?」

略为思量,挺了挺腰杆,便一马当先按照记忆里的路径跨步向前,徐子昂和沈平紧随在我的后面。光线不足,加上满目疮痍,我心中不禁七上八下地想:这种情况,怎么有可能找到蛋糕?


「糟糕!」我突然像想到什么似地叫出来:「蛋糕会不会被打扫的人清掉了?」

「妳现在还想打退堂鼓?拜托!也别找这么不入流的方法!」沈平道。

「我哥哥算过,假如蛋糕已经不在这里,妳应该就没事了,可是妳还是一直作梦回到这里,这就代表蛋糕还留在这里。」

「可是我们几乎要走到病历室了,应该已经超过上次我到的地方,怎么还找不到蛋糕呢?」我越走越担心且心发慌地说。

「要不要回头找找看?」沈平提议道。

「不可以回头!」我和徐子昂同时大声出言警告。

「万一真的错过了怎么办?」沈平不服气的问。

一时之间,我们三人倒同时愣住,我和沈平望着徐子昂,希望他能有什么解决之道。

「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办?」徐子昂望着我们同样无助地说。

「我们绕一圈再回来?」我提议道。

沈平和徐子昂想了想 :「看样子也只有这么办了!」


◇                   ◇                 ◇


眼看病历室就在眼前,这时,我很清楚地听到阿蔡阴恻恻的声音由远而近传来道:「妳终于来了!」

沈平吃惊地问:「什么声音?」

「你也听到了?不是我的幻想!」我半是惊讶半是害怕,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不要停下来,我们快一点走过去!」徐子昂声音紧张地催促我快走。


下意识里我闭起眼睛,随手抓住身旁的徐子昂往前摸着走,谁料到,不闭眼还好,一闭起眼睛竟然『看到』阿蔡就坐在病历室的旋转椅子上,半低头半侧着脸,任由满头青丝垂下,遮住半边脸庞,像是慢动作电影一样的朝我招着手,虽然明明知道不能往那里去,可是双脚却不听使唤地朝病历室里走,想叫他们抓住我,却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只听见徐子昂惊呼道:「妳在干什么?」边说边有一股力量把我往回一拉,就在这瞬间,我张开了眼睛,只见自己已经站在病历室的门口,吓得我的脑袋里响起一阵轰然,赶快倒退出来,快速走过病历室,就在我走过病历室的同时,耳旁响起各种奇怪的声音,身体也像浸在冰块里一样的寒冷,什么叫做刺骨严寒?我想此刻是最恰当的亲身体会。


「现在要怎么走?」徐子昂牙齿打颤地问道。

「你也感觉到冷?」我问道。

「不是感觉到,是事实变得很冷!」沈平声音颤抖地说。

「前面转弯后有门可以通回大厅,大厅外面就是电梯!」我也发着抖道。

边说着我们已经走到转弯处,只听得背后有着浓重的喘息声向我们逼进,我们不由自主地都加快步伐,很快地转过弯看到空荡荡的大厅。

「门呢?」原本该有的门,现在只剩下空荡荡的一片,可是在我发出疑问的同时,门怎么又在眼前出现,阻挡住通往大厅的通道?该过还是不该过? 「你们有没有看到门?」我语气急促地问。

「那有门?」徐子昂回答。

「确定?」我紧随着他们的脚步,眼见已经要撞向门,唉!即使不确定也没办法了,况且我也实在没有勇气再闭上眼睛,让眼不见为净了,不过就在撞向门的同一时间,门消失于无形,我才松了一口气,新的问题马上出现:「我们还得再重新走一遍吗?」想到坐在病历室里的阿蔡,我还是头皮发麻、脚步发软。

「我想是不需要了!」徐子昂颇为兴奋地边说边用手电筒照定在一张椅子的下方 ─ 被撕坏的蛋糕盒!

我高兴得简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无意义的欢呼一声,就冲过去蹲在那张椅子前,先从背包里拿出乾坤真气袋,小心奕奕地将蛋糕盒从椅子底下拿出来,打开来看到里面的六块蛋糕安然无恙,我缓了一口大气,更加小心奕奕地将蛋糕连盒一起塞进乾坤真气袋里,再装回背包。

「走吧!」我一面高兴地通知他们,一面很自然地眼光扫向他们的脚,怎么有这么多双脚?还有穿高跟鞋的?完了!完了!这算不算是不小心回头了?会有什么后果?

我眼睛盯住这一双双的脚,背脊一路冷上来……。

「妳蹲在那里干嘛?快点走啊!」沈平著急地催促道。

「我动不了了!」

沈平和徐子昂两人只好一边一手把我给拎了起来,并且快速往前拖。虽然我很想把眼光离开『那群脚』,可是我无法移动自己的目光,只看到『那群脚』跟着我们动起来,但是一动,『那群脚』就像烟雾般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                 ◇                     ◇


「我们要等电梯吗?」不知何时,我已经被他们架到电梯口了,沈平望着电梯如蜗牛般在爬的灯光号志着急地问。

「不要!」虽然『那群脚』已经如烟雾般消失无踪,但我恨不能够立刻离开这个『鬼』地方。

徐子昂还在沉思,沈平已经迈开步伐往楼梯间走,「我们走楼梯快些!」沈平道。

望了一眼电梯,只见灯号还在二楼,没多思索,便跟着沈平往楼梯间走去,沈平用力推开楼梯间厚重的铁门,我和徐子昂快步跟着往楼下冲。

不知道冲了多久,但是绝对不是一段短时间,我实在忍不住地问道:「还没到吗?」

正说着,一楼的标志出现在眼前,我们三人高兴地一起推开铁门,只见是一楼的挂号处,正觉得可以松了一口气,我突然惊骇地问道:「门呢?怎么没有出去的门?」原来所有应该有门的地方,现在都变成一堵堵的厚墙,「怎么办?」我问道。

徐子昂道:「我们只有再进去了!」

「什么?」沈平怪叫道:「进去?再回到那个『鬼』地方?」

「别开玩笑了!我宁愿在这里找出路!」我也是打死都不愿意再回到六楼。

我和沈平四处张望,希冀能找到未被封死的出路。


「你们还不明白,我们根本没有离开六楼!」边说着,徐子昂边从恤里面掏出一条纯金项链,只见链坠上闪出一阵金光,紧接着四周一暗,等到我们适应回黑暗一看,真的还留在六楼,还站在电梯口…。

由远而近传来臬喋般地号叫声:「你们逃的了吗?」鼻端也同时传来十分难闻的焦臭味…,「怎么办?怎么办?」我无助地问道。

「不要管他们,等电梯来!」徐子昂沉声道。

「怎么等电梯?我都可以感觉到他们快到我们背后了!」沈平道。

「等电梯来!」徐子昂再一次肯定道。

「我们可不可以互相靠近一些?」我是脚软身软,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支撑到这个要命的慢蜗牛电梯来了?

我的提议像是正中大家的下怀,他们两人很快地紧紧靠拢过来,我们三人的手紧紧抓在一起,由手的温度及湿度可以想见大伙的紧张程度几乎已经达到了极限。


◇                    ◇                  ◇


「『他们』在我颈子后面吹气!」我可以清楚地知道有个『东西』紧靠着我的脖子。

「再忍耐一会就好了!」徐子昂道。

「『他们』在抓我的脚!」沈平道。

「电梯就要来了!」徐子昂道。

我费尽力气才能将脖子稍为抬起看到电梯的号志灯,五字正好暗掉,我心头一阵狂喜,可是一股力量却在抓我的背包,「不可以!」我下意识地要转头夺回背包…,幸好我们三人紧靠在一起,徐子昂比我的动作快一步的叫道:「不准回头!」

我的脖子硬生生地停下动作,缓慢且僵硬地转回来。


登!


我的老天!电梯终于来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我们三人像是逃难似的冲入电梯里,沈平没命的一直按『一』。

「我们怎么出去呢?」因为不能回头,所以我们面朝内进来,在不回头的情况下要如何走出去?

「倒退出去!」徐子昂道,接着很没信心地说:「至少这样头没有回!」


电梯缓慢出奇地往下降,突然电梯里的灯,明暗不定地快速闪动,在金属的折光里反射出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其实不应该用怪来形容,应该是恶心,只见或是肚肠流满地、或是脑袋半边不见了、或是缺手断脚、或是烧焦呈黑炭的『人』在眼前不断出现,鼻端也同时闻到那种燃烧尸体的恶臭,很快地,这些『人』的肉身『溶化』,只见森然白骨一一涌现,我听见两旁的人发出很可怕的呻吟声,用眼角瞄了他们一眼,只见他两人眼睛紧闭,整张脸扭曲变形,豆大的汗珠自脸上潸潸流下,有过刚才的经验,我赶紧猛推两人一把,同时叫道:「快点把眼睛张开!」

「太可怕了!」沈平边擦着冷汗边不自主地说道。

徐子昂则像是跑了几千公里的马拉松般的气喘嘘嘘,连话也说不出来。





难分难辨真假虚实



登!


电梯门缓缓打开,我的心像是要跳出来一般,因为生死成败就在这一瞬间了!他们两人应该和我是同样的心情,大家根本已经没有性别之分,很自然的紧抱在一起了…。

外面的光进来了,我们背朝着外,倒退地出了电梯,紧张地看了看四周,只见许多人用像看到怪物一样的眼光看着我们,对于这些眼光,我根本无暇多想,只顾找『门』!

「门!门在那里!」我兴奋地叫着,并且拉住他们两人往门处直冲。


出了医院的门,我们还是不敢回头地一路快步走向徐子平的神坛。

一进门,只见原本铺在地上的长毛地毯不见了,露出画着太极八卦的木板地,而徐子平则身穿道式黄袍,站在太极八卦后面已经布置好的神桌后方。

「快!把蛋糕拿来给我!」徐子平一见到我们进来就对着我伸手说道。

不对!潜意识告诉我有那里不对!可是是那里不对呢?

「快!不然就来不及了!」徐子平神色极为紧张地说。

我脱下背包,从里面将装着蛋糕的乾坤真气袋拿出来,踌躇犹豫递了过去,徐子平非但不伸手接,反倒后退一步地说:「把蛋糕拿出来给我!」

「你为什么不自己拿?」我早已满心疑惑,立刻把乾坤真气袋收回来。

只见徐子平眼露凶光,脸部线条变得又横又狠,伸手就要来抢。

「小心!」徐子昂抢在我身前,并以一结印手与徐子平伸来的手相触,电光火石之间,一切都消失了,我们还是身处电梯中。


登!


电梯门『再一次』打开,刚才发生的情景,一模一样地又再上演一遍。

我们一样倒退出电梯,外面一样有着许多人用看戏的眼神看着我们。

「这回是真的还是假的?」我问道。

「希望是真的啰!」沈平道。

我们再度回到徐子平的神坛,打开门所见到的景象和刚才一模一样,站在神桌后面的徐子平缓缓转过身来柔声问道:「蛋糕找到了吗?」

虽然徐子平就站在我的面前,但是他的声音却仿佛自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声音里面更带有一种强力的催眠法力,让我不由自主,无法控制地自己主动拿出乾坤真气袋,正要递过去,徐子昂及沈平同时伸手拉住我道:「怎么知道他是真是假?」沈平也说:「是啊!可别功亏一篑!」

徐子平愣了一下,旋即微笑道:「你们怎么连我也不信任了?」

「怎么能证明你是真的徐子平?」我紧抓回乾坤真气袋问道。

只见他眼中闪过一丝阴骘,接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冲过来,硬抢我手中的乾坤真气袋,我们三人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他的双手已经抓到乾坤真气袋,只见他双手先像是被电著般跳开,接着双手起火烧了起来,整个房间也旋即卷入火海中,我们只好退出房间,就在这时,另一间神坛出现在相反的方向…。


「要不要进去?」徐子昂问。

「能有所选择吗?」我苦笑地问道。


推开门,所见一如前两次,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徐子平是坐在太极八卦阵的正中央,他的左手边放置一叠形式奇怪,看起来脏脏的,用红线穿在一起的木片,见我们进去后,一语不发,立即闭起眼睛,双手不断地结着各种手印,接着朝向我和沈平伸起剑指大喝道:「符法归位!」

我清楚感觉到一阵凉意,好像一层衣服被扒掉,身体与空气瞬间接触到的轻松自在,与此感觉的同时,我看到两条黑影由我和沈平身上飞起,迅速地进入太极八卦阵中,黑影的颜色由黑转白最后淡化至不见。

接着,徐子平口中喃喃念了一串咒语,只见徐子昂身上也起了一阵黑烟,不同的是,那阵黑烟并无人形,只是一团模糊的烟雾,烟雾一样迅速进入太极八卦阵中,由黑转白到消失无踪。


徐子平仍然盘坐在八卦中心,张开眼对我说:「把乾坤真气袋放在干位,妳盘坐在坤位上!」接着转头对徐子昂及沈平道:「你们两人分别站在离位及坎位!」吩咐完毕,徐子平径自闭上眼睛,如老僧入定般动也不动。经过两次真假斗争,此刻是真是假?我们三人相视噤声,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决定?

「怎么办?」我征询徐子昂的意见。

徐子昂咬咬牙道:「不管是真是假,现在也只有听他的了,不然也无路可走!」


沈平点点头,他们两人便依言分站在离位及坎位上,我也只有硬着头皮将乾坤真气袋放在干位,跟着自己坐在徐子平的后方,也就是坤位的位置。


◇                  ◇                  ◇


刚一坐定便听见外面传来鬼哭神号的啸声,四周倏地一暗,我仿佛坐在一叶孤舟上,在波涛汹涌的漆黑海面上心旌神荡地飘啊飘,突然,眼前浮现出一座虚无飘渺的仙山,山上有着美轮美奂的亭台楼阁,亭台旁一道瀑布如烟似雾地缓缓流下,一只开屏的孔雀及两只凤凰悠游自得地在林间漫步,四周的樱花、桃花、梅花…,开得艳红紽丽,花瓣随风飘落,好箇芳草鲜美,落樱缤纷的美景,花香也在同时随风传送到鼻端,我不由自主地想往那个方向前进,压根忘了自己现在正是紧要关头的关键时刻!


突然,一阵拍板声响起,同时徐子平沉声道:「还不醒来!」

清脆的拍板声有如青空鸣雷,立即唤回我的危机意识,再定睛往前看,那有什么仙山美景?

眼前呈现的是福寿医院颓废破败不堪的六楼,那些个亭台楼阁、香花、美树,竟然是一付付烧得焦黑,面目难辨的『尸体』,原本以为的孔雀、凤凰,刹那间完全变了个样,孔雀变成一只五色杂斑,高大似鹰,赤喙黑目,颈长七、八寸的怪鸟,尤其可怕的是它的屎溺一淋到石上,只见石头立刻黄烂成水,而且一股恶臭扑鼻而来…;两只凤凰鸟其中的一只,一下子变成一个赤身露体、妖媚无比的女人,一下子又变成眼冒红光,相貌狰狞,周身黑毛的怪鸟,这只怪鸟的胸前竟然还留着女人丰满充盈的双乳,不和谐与怪异的程度真的难以言喻…,这两只怪鸟虽然怪异,但是都不及剩下的那只鸟可怕,最后的那只鸟形体极大,混身赤红,身圆如箕,鸟有十首但只有九头,其中缺头的那个颈子,兀自不断地涌出鲜血,浓稠的血腥味,随着它的每一个动作发散而出,在每个颈子旁都有两片肉翼,霍、霍声不断地鼓动着,像是振翅欲向我飞来…;那些随风飘散的美丽花瓣,竟然是各式各样的残肢断臂,尤其恶心的是,这些没有『主人』的『东西』还在向我招着手、踢着足,我只差没有当场吐出来。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还不放开执着色相,返回本来空明!」徐子平的声音再度响起,配合拍板的声音,当真有如醍醐灌顶,梵磬呗音,我纯出天性地半闭起眼睛,专心着眼观鼻,鼻观心,不知不觉中竟然达至空灵…。


「很好!华林,可以起来了!」张开眼,只见徐子平带着盈盈笑意地站在我身后的神桌后方。

「把蛋糕拿来给我!」徐子平道。

我起身自乾坤真气袋中拿出盒子转递给徐子平,他接下后撕开盒子,将里面的六个变形、发霉的蛋糕拿出来放在神桌前,对着蛋糕结了许多手印,又烧了许多符箓,最后喷上一口水后道:「华林!」

「不会让我把这六块蛋糕也吃下去吧?」我脸色及心情一样难看地问道。

徐子平笑道:「没那么糟糕,只是要妳把这六块蛋糕拿到金银纸筒里烧掉!」

我总算是放了七、八十颗心,捧起蛋糕,千小心万小心地拿到筒子里,上面加上许多银纸而后火化掉。


「恭喜妳,总算大功告成!」徐子平道。

「我真的应该好好谢谢大家!」我由衷地说出自己心底的感激。

「那还不容易,明天的晚餐就算妳的了!」沈平逮着机会还是不忘和我杠上一杠。

「没问题,只是不知道徐师父有没有空?」我问。

「可以!有饭吃那有不去的道理!」徐子昂替徐子平答应道。

我送了他们两位一双卫生眼后,再一次请徐子平,他终于含笑点头答应了!


(未完,即将更新!所有版权归原创作者赵慧娟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文章分类: 靔图
分享到:
联系我们

邮箱:Moderncity1001@gmail.com

Facebook: Moderncity1001

微信二维码: